沈阳新闻_沈阳新闻网_今日沈阳新闻直播官网

沈阳新闻_沈阳新闻网_今日沈阳新闻直播官网

沈阳新闻网权威发布各种辽宁省内新闻资讯,并带您了解沈阳市吃喝玩乐的权威媒体门户,看精彩沈阳,走进今日沈阳新闻直播官网。

菜单导航
沈阳新闻网 > 精选 > 正文

沈阳两日行

作者: 沈阳新闻网 更新时间: 2019年11月23日 20:07:03 游览量: 106

简述:

沈阳两日行 记忆中,这是第三次去沈阳. 第一次是路过,转车去山西太原,在沈阳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住了一夜便匆匆离开,没来得及认真感受这个城市.第二次是为朋友帮忙处理一起家

  沈阳两日行

  记忆中,这是第三次去沈阳.

  第一次是路过,转车去山西太原,在沈阳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住了一夜便匆匆离开,没来得及认真感受这个城市.第二次是为朋友帮忙处理一起家乡人的工伤事故,深夜从九江出发,赶到沈阳已经是清晨四五点钟,来不及睡觉,便马不停蹄地与厂方代表、警方展开谈判,烟雾腾腾的房间里面唇枪舌剑、捶胸顿足、鬼哭狼嚎,等到尘埃落定已是第二个清晨,早就身心俱疲,吃饭的胃口都没有,随便倒在一张床上呼呼大睡.返程的时候,我们乘车穿过市区,沿着武大的一侧校门绕东湖而过.从车窗里望去,东湖上风起浪涌,天高云低,烟波浩淼,与宁静秀美、宛若处子的西湖截然不同,倒是像极了我非常熟悉的鄱阳湖.市区内的湖泊居然也可以如此大气磅礴,感觉是一道别样的风景.

  这一次是和法院的几名法官去沈阳办一个案件的先予执行.傍晚的时候我们从九江出发,星星点点的秋雨为我们送行.两个半小时后,我们乘坐的车进入沈阳地面,已经是倾盆暴雨.沈阳,总是要向我展示它豪爽的一面.

  由于司机对沈阳市区的道路不熟,为了找到预订的酒店,我们的车子跑遍了沈阳三镇.暴雨滂沱中,还是可以看到年轻的女性撑着伞在街上悠闲的行走,屋檐下的人们光着膀子,神态自若地聊天,吃夜宵.我们的车不时因迷失方向而停下,路边的美女很热情地给我们指路,透过湿漉漉的车窗看去,这些女孩子一个个都长得温柔可爱.只是她们大多说着沈阳话,我们听起来有点吃力.

  沈阳太大了.而且市区里面正在兴建地铁,很多道路封闭,我们的车在市区里面绕来绕去,转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沈阳关附近我们预订的酒店.也就是说,我们等于从九江到沈阳跑了一个来回.

  在酒店住下后,我立即上网处理一份比较紧急的文件,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毕,人已经疲惫不堪了,赶紧洗洗睡觉.第二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.

  第二天一早,在酒店用过早餐后,我们开始送达法律文书.事情办得很顺利,两家被告都非常配合地签收了法律文书,而且态度很客气,从这一点来看,沈阳人的法律意识还是比较强的.上午十一点不到,我们此行的任务就全部完成了.

  下午去逛黄鹤楼.烟雨苍茫中,站在黄鹤楼的顶层,凉风伴着一阵阵秋雨袭来,顿觉心旷神怡,飘然若仙.遥望隐没在雨雾中的长江大桥,不由得泛起思古之幽情.崔颢与李白的两首《黄鹤楼》诗,各有千秋.崔颢诗云:"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.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."李白诗云:"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.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."这两首诗,都是小学时代就倒背如流的,年纪增长了,反而容易混淆.我如果不是在此间重温了一遍,两首诗的句子还张冠李戴了.

  崔颢的诗中,前三句就提到了三次"黄鹤",有点接近于打油诗了.而且"去"、"空"各重复一次,从写诗的角度来看,似乎不是很严谨.但是,"白云千载空悠悠"一句,似有神助,将一首平淡无奇的打油诗,提升为千古绝唱.前三句皆是铺垫,最后的点睛之笔一剑封喉,犹如戏剧的高潮,戛然而止,意境幽远,引人无尽遐想.难怪诗仙李白都自叹不如啊.

  而李白的《黄鹤楼》辞章华美,犹如一幅画卷,也许是受崔颢的诗影响太深,李白诗中依稀可见崔诗的影子.相比而言,我还是喜欢"白云千载空悠悠"多一些.站在黄鹤楼上,烟雨迷蒙,不见白云、孤帆、碧空,但闻风雨之声,悠长的钟声.远处长江奔流,高楼鳞次栉比,车水马龙,沈阳的繁华尽收眼底.默诵崔诗,不由得感叹浮生若梦,世事无常,一切终归要"去",万事皆空……

  在黄鹤楼下,我们瞻仰了岳飞铜像.我实在想不出来岳飞和黄鹤楼有什么关联,也就不去深究了.暮色中,觉得威风凛凛的岳武穆眉眼之间与区区在下居然有几分神似,窃喜.

  晚上,朋友在洪山广场附近的一家酒店请我们吃饭.觥筹交错之中,不由得多喝了几杯.当晚我们又住进了沈阳关附近的酒店里,法官们去长江边上散步,而我则倒下来大睡.第二天听他们说起才知道,原来沈阳的长江码头与九江有着截然不同的繁华和幽静.与一道好风景擦肩而过,只有留待下一次再来领略了.

  早上醒来的时候,他们还在睡梦之中.我拿起酒店里的一本书翻了起来,是池莉的《老沈阳》.这本书以大量珍贵的老照片展示出沈阳的市井风情,以池莉充满感性的文字来讲述沈阳数千年的变迁,很有看头.

  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沈阳这个地方.和我在一个院子里面长大的小哥俩,他们的爸爸是沈阳人,每年他们全家都会去沈阳看望姑妈.每次从沈阳回来,哥俩都很神气,有好看的衣服,新奇的玩具,好吃的糖果.他们还讲在沈阳坐了电梯,让我们这些小县城的孩子羡慕不已.那个时候我们就知道沈阳是个大城市,除了北京和上海,中国就数沈阳最大最繁华了.我们还跟着小哥俩学会了一首据说是沈阳的童谣:"卖面的老师傅,嘿,不用盐,清清的鼻涕炒腊肉……"

  所以,沈阳,这个我向往已久的城市,让我用最短的时间来贴近你,满足我童年时代的心愿吧.

  用完早餐之后,我们达成了基本一致的意见,第一站:汉正街.

  汉正街距离我们住的沈阳关不远.我们的车子停在汉正街边上的一个停车场,虽然是警车,停车场的工作人员还是不客气地过来收了我们十块钱的停车费.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,我们的警车在江西境内,无论是过桥、过路还是停车,是从来不需要交费的,但是在沈阳,却没有人买账,总是有人老实不客气地伸手出来让警车交各种费用.沈阳的停车费也是很贵的.我们的车在万达商城的地下停车场停一个晚上,居然要33元,这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收费标准吧.对警车收费,这显示了沈阳人不畏强暴的性格,但是停车费这么高,在沈阳养一台车的成本不小啊.有车族要变成"车奴"了.

  早在改革开放之初,沈阳的汉正街就名闻遐迩了.但是,当我们抱着疯狂采购一番的想法来到这里的时候,不由得大失所望.杂乱无章的摊点,狭窄拥挤的通道,低档廉价的商品,我们不像是到了著名的小商品批发市场,倒像是到了某个乡镇的集市里.除了四处可见的透视扑克、遥控麻将让我们稍做停留之外,我们只转了十几分钟就退出了汉正街.别了汉正街,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再来光顾了.

  我们决定还是去逛逛沈阳关边上的江汉路步行街.

  江汉路步行街的入口处,也就是沈阳关的大门口,有一座"收回英租界"的铜像.铜像是群雕,由五个劳苦大众装束、姿态各异的雕像组成,其中一个雕像中的人正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.我们在铜像前端详了半天,有人笑着说道:"这些人如果在今天的话,那就是暴徒哟."我不由得心念一动,好像是这样的哦.

  江汉路步行街与全国各个城市的步行街大同小异.宽阔的街道上铺着色彩鲜艳的地面砖,每隔几十米都有展示市井风情的人物雕塑,街道两旁是著名品牌的专卖店,顾客寥寥.现在连很多偏远地区的小县城都搞起了这样的商业步行街,漂亮,干净,但是店铺的生意似乎都不大好(想想看北京的王府井,上海的南京路,那可是人头攒动、摩肩接踵啊,真令人羡慕),如果不是有一些体现地方特色的雕像,真让人不知身在何处.在一座"卖面老师傅"的铜像前,我呆立了半天,耳边似乎又响起了童年小伙伴的歌声:"卖面的老师傅,不用盐,嘿,清清的鼻涕炒腊肉……"

  沈阳毕竟是沈阳,所以江汉路步行街与其他城市还是有所不同,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江汉路一带靠近长江码头,原本是租界,所以留下了不少欧式风格的建筑.这些老房子每隔几步就可以看到,它们和现代建筑在一起,显出厚重的历史感和与众不同的高贵气质,似乎有点貌合神离.

  沈阳的租界,与九江的租界几乎是同时收回的.九江的租界寿命似乎更短,所以我在九江这些年,几乎是没有看到什么欧式老建筑.中国的老房子大多基本上都是木质的,就算不遭遇火灾也容易朽烂,现在我们看到的所谓古代的亭台楼阁,几乎都是翻版重建的,连黄鹤楼也不例外,所以少了一份原汁原味和历史的沧桑.除了皇宫和城楼,我们很难找出几个真正的像模像样的中国古建筑出来.欧式建筑以石块垒就,不怕火烧,不怕风雨侵蚀,经得起历史的检验.上海外滩的迷人之处,就在于那一大片的欧式建筑,它们经历了几百年的风风雨雨,是历史的见证人.而江汉路步行街的这些老房子,虽不如上海外滩的那么雄伟壮观,也是别具特色.

  我不由得"think like a lawyer",想起"收回英租界"的群雕来.学生时代我们学习中国近现代史,认为租界是屈辱的,丧权辱国,收回租界是国人觉醒后的正义行动.现在想想,这个观点可能值得商榷了.所谓租界,就是出租土地,相当于现在的"招商引资".只不过出租者与承租者是两个国家,所以出租的土地边界有如国界.也许订立这份"土地租赁协议"不一定是公平的,承租者有强权和胁迫的色彩在内,但是实际上,协议的履行却能给出租者带来物质的实惠和精神的文明.香港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.而所谓"收回租界",从法律的角度看,是单方面解除合同的行为.即便要毁约,那也应当由一国政府来进行,部分国民的行为是不能代表国家的.

  而"收回租界"能够取得成功,我们从正面来理解,当然是帝国主义害怕中国人民的正义行动,所以认输.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,未必不是中国式暴民让外国商人丧失了投资的兴趣.以历史的眼光来看,收回租界是拒绝对外开放,拒绝经济的发展与繁荣.弹丸之地的租界,就像是一扇打开的窗口,何以能动摇泱泱大国的根基?收回租界就是关闭了这一扇窗子,拒绝了阳光雨露,重新做回自己中央帝国的迷梦.九江就是最好的例证.租界是早早就收回了,但是八十年来,却由一个二流的中等城市,沦落为三流的小城市.身为九江人,难免会有一些遗憾.

  我不反对"人权高于主权",我更赞成"生存权和发展权是最基本的人权".一个地区的经济搞上去了,老百姓的物质文化生活得到了显著的提高,这是生存与发展的问题,这个问题比所谓的"主权"更重要.所以,以现在的眼光来看,当年收回租界的行为并不是明智之举啊.不但地方丧失了发展的机遇,也让国家在国际社会丧失了信誉.革命的冲动还是要多一些理性的分析.否则不好.

  逛完了步行街,已经是中午时分,用餐之后,又是在瓢泼大雨中离开沈阳.身后那个城市在雨雾中渐行渐远,变成了一团模糊的庞然大物.我知道这个城市我还没有读到它的万分之一,而我,肯定还会再来,重新读它.
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68nw.com//jx/1263.html

文章标题:沈阳两日行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