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阳新闻_沈阳新闻网_今日沈阳新闻直播官网

沈阳新闻_沈阳新闻网_今日沈阳新闻直播官网

沈阳新闻网权威发布各种辽宁省内新闻资讯,并带您了解沈阳市吃喝玩乐的权威媒体门户,看精彩沈阳,走进今日沈阳新闻直播官网。

菜单导航
沈阳新闻网 > 精选 > 正文

火葬场有鬼恐怖故事

作者: 沈阳新闻网 更新时间: 2019年11月14日 15:14:51 游览量: 59

简述:

火葬场有鬼恐怖故事 环绕着火葬场有很多的诡异的事情,就像之前的火葬场工人吃130具女尸事件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,今天就说说火葬场的鬼故事。 我赶紧转过脸来,捅了捅海爷。 海

  火葬场有鬼恐怖故事

  环绕着火葬场有很多的诡异的事情,就像之前的火葬场工人吃130具女尸事件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,今天就说说火葬场的鬼故事。

  我赶紧转过脸来,捅了捅海爷。

  海爷不情愿的嘀咕了一声:“咱俩大男的,有事说事,捅咕我干啥?搞基啊?”

  我深吸一口气,咬着牙脑袋朝后面晃了一下,示意海爷朝后面看。

  海爷慢慢转过头,看了一眼后面,然后再转过来的时候,整张脸都吓绿了。

  “刺激不?”我问。

  海爷点了点头,带着哭腔说:“太他吗刺激了!”

  说完,就听那大黑猫“嗷”的一声凄厉的惨叫,紧接着我就听见后车厢,噼里啪啦的一阵乱响。

  我不敢看后视镜,也不敢往后看,因为我已经猜到了,那死尸肯定是诈尸了。

  或许大家会说我扯淡,看都没看,就知道诈尸了?

  我真的不用看就知道,第一,那噼里啪啦的声响里,带着人的脚步声。一只猫再厉害,也不可能折腾出那么大的声响,更不可能弄出人走路的声音。

  第二,我从海爷的眼神里,看到了他的恐惧,他的嘴一抽一抽的,像山村爱情里赵四似的,据我对他的观察,他这表情,通常是在极其激动或是极其恐惧的时候,才会产生,而且他马上就要哭出来了。

  基于这两点,我敢肯定,有大事发生了。

  不知道怎么回事,此时的我,却十分的冷静,我不禁在短时间内靠听觉和视觉,清楚的分析了后面的情况,而且此时我正在考虑,我是否应该跳车,或者跳车之前,是否把车要开向山沟里?让那尸体和这辆车一起坠入山崖之下。

  但一想,我跳车,海爷怎么办?他一把年纪了,逃跑都能绊个狗呛屎,让他跳车,不得把他脑袋摔放屁了啊?

  正在我思忖的时候,却感觉自己喉咙一紧,定睛一看,两条胳膊死死的就搂在我的脖子上。

  闻着那气味,不用说,正是那死尸的两条胳膊,我感觉死尸的整个身子死死的贴着我的座椅后面,如果没有座椅,她一定会像一条大蛇一样,把我全身都勒的紧紧的!

  我想喊喊不出来,巨大的恐惧感席卷了我的全身,这是真的诈尸了啊,传说中的诈尸,真的存在啊!而且还被我赶上了,完了,九死一生了。

  但就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,海爷却大喝一声:“吗的他还年轻,你有种冲我老头子来啊,我和你拼了!”

  海爷从副驾驶上半蹲起来,猛的朝我后面就冲了过去。

  我能感觉到他们两个在后面激烈的厮打,但我不敢看,我要保证车子不偏离航线,不然的话,没被诈尸的弄死,我们先被撞死了。

  忽然,我感觉我脖子上的那两条死人胳膊松了,继而听见“咣当”一声,好似有人重重的摔倒在车厢里了。

  这时候我朝后面看过去,但却看见一只大黑猫朝我冲了过来。

  我吓的用手一挡,但那大黑猫窜到我的肩膀上,一下子跳出了窗外。

  当我把手放下来的时候,发现前面是个急转弯,车子马上就撞到上面了。

  我赶紧连踩刹车,但却听“砰”的一声,我的车子还是撞到了山体上。

  不过还好,由于我连续刹车,速度已经降下来很多了,撞上去的时候,只是轻微的震了一下,车子就停住了。

  这时候,我看海爷衣衫褴褛的从车厢后面走过来,悄悄的坐到副驾驶位置上,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。

  但我却欣喜若狂:“海爷,你赢了,你竟然... ...”说到这,我回头看了看,发现那女尸就躺在车厢里,便继续说道:“你竟然把她打败了,你牛啊!”

  海爷一脸痛苦的点了点头:“还行吧!”

  但我发现海爷有些不对劲,看他双手捂着裤裆,十分痛苦,便急忙问他:“咋了海爷?你被她废了?”

  海爷叹了口气:“我说出来你不许笑我!”

  “你说,我不笑!”我一脸认真的说道。

  “我刚才被吓尿了!”海爷把手摊开,裤裆湿了一大片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!”我憋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“小兔崽子你... ...”

  “好了好了,我不笑我不笑!”话说这劫后重生的感觉太刺激,我笑也是出于抒发一下紧张的情绪。

  海爷没好气的说:“你不应该笑我的,要不是我被吓尿了,说不准咱俩都死在她手里了!”海爷指了指后面。

  “为啥?”我问。

  海爷说:“因为我的尿,是驱邪利器,陈年童子尿!”

  “啥?”我瞪大了眼睛,不禁又憋不住一阵笑:“哈哈,你还是处男?”

  海爷瞪了我一眼:“我原本以为自己不行了,吓的我小便失禁了,但尿沾到她的身上,她就想被开水烫了似的,挣扎几下就倒地上了!”说完,他看我正盯着他裤裆看,便骂道:“别瞅了,快他吗开车,我得回去换衣服了!”

  他倒是提醒我了,我们浪费太多时间了,我重新发动了车子,发现车子没什么大碍,就是前面保险杠撞了一下,正常上路没问题。

  于是加大油门,一路朝省城狂飙。

  到了省城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,海爷在距离火葬场几公里的地方下了车,我自己回了火葬场。

  刘伯见我回来,赶紧迎上来问:“让你别去,你非不听,怎么样?路上还顺利么?”

  我一撅嘴,心说你就猫哭耗子假慈悲吧,别跟我来这套,我说:“哪有什么难度啊,顺利的不得了!”

  刘伯狐疑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走吧,把尸体抬进殡仪馆!”

  我为了表现的从容一些,特意在半路让海爷把尸体整理了一下,看起来十分的规整,我把车厢打开,和刘伯一起把尸体抬下来。

  刘伯鼻子嗅了嗅,问道:“怎么一股骚味?”

  我心说海爷估计是上火了,这尿味真呛人,但脸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:“我咋没闻到?”

  刘伯皱了皱眉,不再说话,我们两个把尸体放进停尸房,在路过葬仪室的时候,我又听见了那些古怪的声音,说实话,我真的想知道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,可是一想起刘伯上次那可怕的举动,顿时我就熄火了,静静的走出了殡仪馆。

  等一切都弄好以后,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,再休息三个小时下班了。

  我和刘伯打了个招呼,转头就去洗手间了。

  一路上我着急回来,都憋着没上厕所,现在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的上个厕所了。

  这厕所里是声控灯,我叫了一声,瞬间灯火通明,一股温暖的感觉席卷了全身,我找了个坑位,把门一关,开始办事。

  过了大约几十秒,乎的一下,灯灭了,洗手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  不过我早有预防,声控灯每隔三十秒不出声灯就会灭,我正打算咳嗽一声让灯亮起来,但就在这时,灯却突然亮了起来。

  奇怪的是,一点声音都没有,灯是怎么亮起来的?

  瞬间,一股恐惧的感觉再次袭来,我晃了晃脑袋,努力的思索刚才我是不是发出了什么声音,使得这灯再次亮了起来?

  但想了半天,确定自己一直在玩手机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  这时候,我却发现了一个令我惊悚不已的事情,我发现我坑位的门外面,正悄无声息的站着一个人。

  【十四】 死人的指纹

  因为怕厕所门太低,小便尿到地上会沾到门下面,不好清洗。所以每个坑位的门,下面都会有一道十厘米高的缝。

  所以我通过那条十厘米的缝隙,看到我的门外面,露着两只脚丫,惨白惨白的,青筋暴漏,没有穿鞋。

  顿时我吓得魂不附体,突然,黑暗再次降临。

  “啊——”我被吓的惊叫出声,这一叫,灯又亮了起来。

  但我却发现我的门口空空如也,刚才看到的那一双脚消失了。

  怎么回事?是我出现幻觉了吗?

  我这时候也方便完了,赶紧提裤子出来,发现洗手间除了白色的瓷砖以外,空无一人。

  我走到洗手池边,猛的洗了几把脸,希望自己能清醒清醒,这段日子精神压力太大了,头晕眼花,自己吓自己,再这样下去,自己容易得精神病。

  我对着洗手台上的镜子照了照,见自己眼圈发黑,我伸手指着镜子中的自己,说道:“帅哥,你该补补觉了!”

  但就在这时候,恐怖的一幕发生了。

  我的后面,一个脑袋突然就伸了上来,那个脑袋满脸是血,披头散发,就在我的脑后,她恶狠狠的盯着我,正是我第一次拉回来的那个尸体。

  这个时候,洗手间的灯再一次不合时宜的熄灭了!

  “啊——”我大叫着,连滚带爬的就往门外跑,正好门外进来一个人,和我撞了个满怀。

  “冰河,你怎么了?”是刘伯的声音。

  我如抓到了救命稻草,双手死死的抓在刘伯的胳膊上:“刘伯,我刚才看见鬼了!”

  “哪里有鬼?”刘伯四下里看了看。

  我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几十米见方的洗手间里安静如斯,除了庄严肃穆的一片白色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。

  刘伯深深的叹息了一声,他抚摸着我的头,仿佛一个慈祥的长者,嘴中说道:“别怕别怕,你不会有事的!”

  他这个动作和语气,让我突然想起了经理,经理疯了那天,他就是这样摸经理的后脑安慰经理的。

  顿时一阵深深的恐惧感传满了我的全身,我越看刘伯越害怕,而此时的他,眼睛直视前方,嘴上虽然在和我说话,但根本就没在看我。

  我一把推开刘伯的手,转头就跑出了厕所。我不想疯掉,我感觉刘伯那样子看我,就好似在看一个疯子。

  我拼命的跑,跑出火葬场,跑到街上。

  现在已经是清晨了,早起的人们开始忙碌起来,买早点的小贩吆喝着,一片热闹匆忙的景象。

  这景象让我心安,突然感觉我昨晚的经历,好似在另外一个世界,而此时的我,终于回到了现实世界。

  这个时候,我才有种活着的感觉,活着真好,即使没钱,只要活着就好,我决定了,我要去辞职,我不要为了每月一万多块钱的工资,把自己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!我要开心的活着。

  我找了个早餐的摊子,要了一碗豆浆两根油条,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
  吃完早餐,我找了个临时休息的地方,大约休息到上午九点多,我回了火葬场,我打算今天就离职,我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了。

  一进火葬场大门,我一下就懵比了,一群警察正在和火葬场的领导谈事,就站在殡仪馆的门口,大门口正对着殡仪馆,所以我一眼就看到他们了。

  刘伯也在其中,好像是出什么事了。

  我赶紧走过去,就见胖子警察和那个带口罩的法医女警也在。

  法医女警今天穿的衣服似乎比上次小了一号,胸前丰满的双峰坚挺着,依稀可以看见那优美的轮廓,裤子十分紧身,显得两条大长腿笔直修长,臀部翘起,浑圆而性感,看的我口干舌燥,直想上去抓一把。

  你们也别说我色,对于美,人人都向往,特别是男人见到这么美的女人屁股,就像婴儿见到了奶瓶,狗狗见到了骨头,恨不得一口咬上去。

  而这时候,那女警察的眼神却瞄向我这里,我不由得挺起胸脯,强打起精神。

  “他身上有死尸的味道!”那女警察指了指我。

  我靠,不会吧,带着口罩都能闻出来,这鼻子得有多灵啊?

  “哦,他就是昨晚拉尸体回来的小伙子,身上自然会沾了尸体的味道,不过我确定不是他干的,他早早就出去买早餐了!”刘伯说道。

  我心里一惊,怎么了?出了什么事?

  女警皱了皱眉,似乎对我十分不屑,然后转头对火葬场的领导说:“我劝你们在停尸房里安装一个摄像头,不然的话,总是丢尸体,会给你们造成很坏的影响!”

  听到这,我一下子就明白,昨晚又丢尸体了。

  我仗着胆子问道:“请问,是那具尸体丢了?”

  刘伯说:“就你拉回来的那具尸体!”

  “靠!”顿时我心中一万个草拟玛奔腾而过,这啥情况啊?专跟我过不去是不是?

  这时候胖子警察说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这两具尸体都是他拉回来的!”他指向我,继续说道:“他嫌疑很大,我们要把他带回警局去审问!”

  火葬场领导连连点头:“我们绝不姑息放过任何一个疑犯,希望警察同志能够明察秋毫,也还我们城西火葬场一个清白!”

  清白你大爷!我在心里对着火葬场领导一顿骂,连他祖宗十八代都翻了出来。

  清白,谁他吗在乎过我的清白,听他那话说的,就好像是我偷了尸体似的!

  不过一回想昨天的经历,我不禁有些茫然,我原本建立起来的无神论被打破了,都诈尸了,这世界肯定有鬼啊!

  我对胖子警察说:“这尸体丢失肯定和我没关系,肯定是闹鬼了!”

  “闹你个头,先跟我回警局!”胖子警察推着我就往警车那边走,这次还不错,他没给我戴手铐,估计知道我不会跑!

  可我他吗是来辞职的,结果却辞进了派出所!

  刘伯对我说:“冰河,别怕,身正不怕影子斜!”

  他吗的,他还是老一套,和我上次被警察带走事,说的话一模一样。

  我心想,刘伯啊刘伯,如果不是闹鬼,就肯定是你们团伙偷的尸体,你就装吧,你就演吧,你都能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了你!

  我被推上警车,胖子警察坐在副驾驶,我和女警察坐在后面。

  由于城西火葬场处在城郊,路况不是很好,车子左右颠簸的厉害。

  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好像是押到了一块石头。

  我一个没注意,被颠了起来,朝女警察那边倒了下去,脑袋撞在了她的胸上,双手驻在她的大腿根上。

  顿时觉得头部和双手都是一阵柔软,奇异的香味一下子扑到了我的鼻子里,让我几乎沉醉过去。

  美女警察伸手来推我,这个时候,车子又猛的朝我这边一晃,我这边突然下沉,女警察本来要推我,这下子好了,借着这股劲,一下就扎我怀里来了。

  我顺势一下把她抱在怀里,顿时我俩就像就别重逢的恋人,紧紧的依偎在了一起,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,只记得那句海枯石烂沧海桑田!

  “放手!”女警察狠狠的说了一句,一下打破了这种美感。

  “哦!”我把两手张开,一脸无辜的看向她:“我声明,我没有非分之想,是顺势抱住的。”

  她气的脸色通红,没有再理我,而是整理了一下自己口罩,目视前方。

  我深吸一口气,感觉车子里谁都不说话,这气氛有点尴尬,便开口说道:“对了警官,你找到那个内衣指纹的主人了吗?我敢确定,那指纹的主人,一定是偷尸体的人,最不济,也是参与了偷尸体这件事的... ...”我说的滔滔不绝!

  胖子警察哼了一声,说道:“是你查案还是我们查案?”

  我连忙打住,忙笑道:“你们查案,你们查案!”

  胖子警察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指纹的主人找到了,那内衣上的指纹,是刘明远的!”

  “刘明远是谁?”我问道。

  胖子警察叹了口气:“刘明远就是你们火葬场的上一个夜班司机啊!这你也不知道?他都死了几个月了!”
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68nw.com//jx/305.html

文章标题:火葬场有鬼恐怖故事
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