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阳新闻_沈阳新闻网_今日沈阳新闻直播官网

沈阳新闻_沈阳新闻网_今日沈阳新闻直播官网

沈阳新闻网权威发布各种辽宁省内新闻资讯,并带您了解沈阳市吃喝玩乐的权威媒体门户,看精彩沈阳,走进今日沈阳新闻直播官网。

菜单导航
沈阳新闻网 > 精选 > 正文

灵异故事:婚介

作者: 沈阳新闻网 更新时间: 2019年11月16日 13:36:16 游览量: 150

简述:

灵异故事:婚介 我叫陈元,熟悉的人都喜欢叫我缘分哥。 自从三年前,女朋友嫌弃我没房没车,跟我分手后,我就开了一家婚姻介绍所。 不为别的,我就是想看看,这个世界上,还有

  灵异故事:婚介

  我叫陈元,熟悉的人都喜欢叫我缘分哥。

  自从三年前,女朋友嫌弃我没房没车,跟我分手后,我就开了一家婚姻介绍所。

  不为别的,我就是想看看,这个世界上,还有没有不为物质所左右的真爱。

  然而一次次的婚介经历告诉我,在当今这个时代,真爱就像是濒危动物那般稀缺。

  但即便如此,我还是坚守在追求真爱的第一线,等待着属于我的真爱出现。

  这一天傍晚,送走一位女性顾客后,我给自己煮了一杯清茶,然后便窝在老板椅上,摆弄起了手机。

  打开微信,将刚送走的女顾客加上好友,然后开始备注描述,主要是记录她的个人情况以及择偶条件。

  现在我的微信上,有一千多个好友,全都是单身女人,有的未婚,有的离异,还有的是因为意外老公死了,自己成了寡妇,总之全部是单身。

  这些人都是我的潜在客户,我的婚介所之所以比别人经营得好,就是因为手中有这些宝贵的资源。

  而为了维护好这些客户,保证我的资源量充足,我一直都诚恳的把她们当做朋友来对待。

  正所谓日久见人心,时间长了,我就成为她们无话不谈的“闺蜜”了。

  很多人甚至一到周末,就约我一起喝酒聊天,而我也会每隔段时间,就组织一次小型的聚会,把一些有相似经历的女客户聚到一起,畅谈一下人生,诉诉生活的苦闷什么的。

  渐渐地,我们就成了真正的朋友,所以我为她们当媒人的时候,就更要负责,我不能把朋友往火堆里推不是。

  而我的诚心也打动了她们,为了我的生意,她们有时候就算第一面就不喜欢,也会看在我的面子上,跟陌生男人去约会,这样我就能拿到婚介费了,甚至还有不少的红包呢。

  我不把这个看作是欺骗,或者利用,而是视之为生活。

  毕竟我也是要吃饭的,我也要赚钱找媳妇。

  ……

  “缘分哥,上周你给我介绍的那个男人简直太奇葩了,吃饭时竟跟我AA制,好吧,为了你我忍着,可是尼玛去电影院的路上,打个车竟然也搞什么拼车,这种男人你从哪里找来的?莫非是报复我上上周把你扔市郊了?”

  信息声响起,我快速的把顾客资料填好保存,然后打开了信息,看完之后我就笑了。

  先是端起清茶抿了一口,这才不紧不慢的回复道:“彤彤,你这可是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了。你哥我有那么小气嘛,我是真不知道他是这么小气的人,根本看不出来嘛。”

  “哼,以后再给我介绍这样的男人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  “好好,下次一定给你介绍个更好的。”我敷衍着。

  说实话,这个彤彤对男友的条件太挑剔了,虽说她的条件的确很优秀,可是眼光这么挑,我就是月老在世,也谈不成她这桩媒啊,所以我已经断绝了在她身上赚这份钱的心思了。

  “不行,你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。这样吧,晚上请我看场电影,我就原谅你。不然……哼哼,你/懂得!”彤彤开始威胁我。

  我顿时一阵苦笑,跟这种大小姐看电影,还不如杀了我。

  可是我又不能敷衍,得找一个很说得过去的理由拒绝才行。

  正自犯愁,我的另一部手机响了,拿起一看,是一个男顾客打来的电话。

  我赶紧接听起来:“张叔你好,我是陈元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?”

  “小陈啊,有件事需要麻烦你,不过在电话里说不清楚,如果你有时间的话,来我这里一趟吧。”张叔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  顾客是上帝嘛,再说我现在正为了不知怎么拒绝彤彤而发愁呢,张叔的电话简直就是救命来了。

  我当即答应道:“没问题,您是在安雅居小区吧,我这就过去。”

  “好,你到了这边给我打电话。”张叔挂了电话。

  而我马上给彤彤回了一条信息,说一会儿要去见客户,不能陪她了,她自然不信,最后竟然吵吵着要陪我去见客户。

  我很了解这妮子,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,而且一旦疯起来,什么事都敢做,说实话我很怕她,万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,最后无奈只能答应了她。

  我看到她发来的得意表情,不禁气苦的一声长叹,然后收拾东西装进包里,便背起包锁了店门,骑着我的四轮沙滩车,一溜烟去了时代广场。

  十分钟后,我接上了彤彤,便继续往东三环的安雅居小区而去。

  “缘分哥,你真要去见客户啊?”彤彤在后面搂着我腰问道。

  我翻个白眼道:“我骗你干什么。”

  “哼,凶什么凶。你这人本来就是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的,我哪知道你哪句真,哪句假?”彤彤很不满的揪着我的耳朵说道。

  我顿时一阵冤枉:“天地良心!你敢拍着你的34D告诉我,我陈元是那样的小人?”

  “流氓!再跟姑奶奶碎嘴子,看我不敲掉你满口白牙。”彤彤似乎知道自己说话重了,只是不服的威胁了我一句,也没计较我的玩笑话。

  一路上我跟彤彤争吵着,感觉很快就到了地方。

  停下车,我拿出电话拨打了出去,没过多久,一个五十多岁,有些秃顶的中年人,从小区里走了出来。

  我赶紧迎上前去,带着一丝歉意道:“张叔,您的事情我给记着呢,只是最近没有跟您合适的,所以……”

  “小陈,今天叫你来不是我的事情。”张叔说到这,看了看坐在沙滩车上的彤彤,问道:“这位姑娘是……”

  我尴尬的一笑,还没介绍,彤彤就自告奋勇的走过来,道:“张叔你好,我叫萧彤,是陈元的女朋友……”

  “别瞎说,我可不敢做你男朋友。”我赶紧打断了萧彤,然后抱歉的道:“张叔,她这人就这样,您别介意啊。”

  “没事,没事。”张叔笑着摆摆手,然后指着旁边不远处的一个茶馆,说道:“走吧,咱们去那边说话。”

  我点点头,将车子骑到了茶馆门前停好,然后就跟着张叔走进了茶馆。

  张叔应该是有意避开萧彤这个外人,所以便让服务员给她在窗口找了个位置,送了一些茶点,而我则是被张叔拉进了里面的一个雅间。

  落座后,我忍不住好奇的问道:“张叔,到底啥事啊?还整得神神秘秘的。”

  张叔看着我似乎有些犹豫,但纠结了片刻,还是叹了口气,从口袋里逃出了一张照片来,说道:“小陈啊,你先看看这个小伙子咋样?”

  我拿起照片一看,小伙很年轻,很帅气,笑起来更显阳光一些,便纳闷的说道:“这小伙看上去不错啊,应该不难说对象。”

  “他死了……”张叔冷不丁冒出一句。

  我当即吓了一跳,手一抖照片也掉在了桌子上,瞪着大眼珠子看向张叔,道:“张叔,您到底啥意思啊?”

  张叔没有说话,而是从包内拿出了两沓钞票来,每一沓都用纸条封着,一看就是一万一沓的。

  他将钱往我眼前推了推,说道:“我知道这种业务不属于你的经营范围,但是你人面广,肯定能找到合适他的人。小伙子还年轻,大学还没毕业,却意外身亡。他父母心疼儿子,不想让他在下面孤单,所以小陈,这个忙你一定得帮。报酬方面好说,事成后,还有三万的红包。”

  听到这么高的报酬,说实话我心动了,这可是我好几个月的营业额呢。

  但是这种给死人说媒的事情,我还从来没干过,只是道听途说过一些。

  这种为死人说媒的人,在古时候被称为鬼媒人,按照经营业务来看,其实跟我这个婚介人,没什么区别。

  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针对死者,我针对活人。

  另外,鬼媒人还有很多忌讳,虽然我不信这些鬼神之说,可有些忌讳总是不愿意去碰触的。

  看到我犹豫,张叔将钱推到了我的手边,劝道:“小陈,咱们两个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,这件事我只能拜托你,我只信得过你,你就帮帮张叔吧。”

  我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张叔,问道:“张叔,不是我不帮你,而是我真的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啊。”

  “小陈,你就当可怜可怜孩子的父母,也当是给自己积阴德了,好不好?”张叔抓着我的手哀求道。

  我在心底挣扎着,最后还是抵挡不住五万块钱的报酬,终于点了点头,说道:“张叔,看在您的面子上,我就试试。但是能不能找到合适的,我可不敢保证。当然如果找不到合适的,这些钱我会退给你的。”

  “行行,就按你说的办,你多多费心。”张叔见我答应下来,顿时松了口气。

  之后张叔又把死者的情况给我详细介绍了一番,包括出生年月,性格喜好,家庭背景等等。

  说实话,我当时听得有些心不在焉的,一是因为今天这单生意太出人意料,我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再一个,人都死了,哪里还有那么多的要求讲究啊,能找个可以并骨合葬的就不错了。

  在我看来,这都是做父母的亏欠心理在作祟,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孩子,实则没什么卵用。

 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却彻底颠覆了我的这个看法,甚至改变了我的后半生。从茶馆出来,我一直心事重重的。

  萧彤有些奇怪,但因为有张叔在,她也没有多问。

  不过等到我们离开一段距离后,她就忍不住从后面推了推我,问道:“哎,你没事吧?怎么看上去怪怪的。”

  “没事,就是有点累了。”我没把事情真相告诉萧彤,毕竟这种事情,主人家不愿意向外散播的,其次议论死者也有些不好。

  在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死者为大,意思就是要尊重死者。

  虽然我不信鬼神,但是对死者,还是觉得应该保持一份尊重。

  萧彤见我不说,便有些生气,一路上也没跟我说话。而我也没心情理她,就这样我们沉默了一路,只有发动机在不断轰鸣着。

  将萧彤送到小区门口,我便骑着车离去,连她在后面跳着脚的骂我,我都没理会,要是在平时,我非得回她几句不可。

  回到店里,我先叫了一份外卖,然后便打开电脑,开始搜索关于配阴婚的资料。

  没想到却找出一些案例来,有的还神神鬼鬼的,看得我后背一阵发冷。

  “咚咚!”就在这时,一声突兀的敲门声,吓了我一跳。

  抬头一看,不禁长喘了口气,却是送外卖的到了。

  我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慌乱,然后接过外卖付了钱,便将店门彻底关闭。

  因为我就一个人,而承租的这个店面也又较宽敞,所以我就在店内打了个隔断,开辟出一个小卧室,晚上就住在这里。

  大晚上的,看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总有些不舒服,于是便关掉电脑,拎着外卖进了后面的小卧室。

  可是我的脑海中,却总浮现出刚才看过的那些灵异事件,偶尔还会蹦出那个死去小伙的照片来。

  我不禁有些害怕,总觉得那个小伙就在我的房间里似的。

  这种感觉很奇怪,但又那么的真实强烈。

  我总觉的今天家里的气氛有些诡异,就连空气都阴森森,凉飕飕的。

  周围好安静,只能听到我自己的心跳声,门外街上本是一个步行街,此刻竟然也出奇的寂静,就连平时令人讨厌的的人声嘈杂,也诡异的不见了。

  我有些纳闷,想出去看看,可是房间内这种可怕的死寂,让我几次起身却没敢走出去。

  我不敢再让这种情绪酝酿下去,不然会疯掉的。

  便拿出手机,给一个很谈得来的朋友发出了信息:“有时间没?陪我聊聊天。”

  对方似乎也很无聊,马上就回复了我:“想喝酒了。”

  “来我这里吧,我这有酒,你带两个菜过来。”这一刻,我是真的不想一个人呆着。

  今天确实很邪门,越是不愿意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就越是不可抑制的冒出来。

  尤其是那张照片上的小伙,现在想起他的笑,竟然也觉得透着一股子阴森。

  我再次禁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  “草!老子光棍一条,怕个鸟!”或许是气氛太压抑,我有点喘不过气来,忍不住大喊了一声。

  还别说,喊过之后我真的觉得好了许多。

  我打开微信,无聊的刷着朋友圈,看着群里五花八门的聊天内容,渐渐地恐惧之心渐去。

  就这样等了半个小时,门口再次响起敲门声。

  我从监控上一看,是之前联系的那位朋友李薇到了,便赶紧穿上鞋子去开门。

  “怎么今天想起喝酒了?”我将李薇让进了门,然后再次关好。

  李薇眼圈有些发红,哽咽着道:“我表妹出车祸死了,她才21岁……”

  “啊?”我忍不住轻呼一声,不会这么巧吧。

  李薇伤心的将装菜的塑料袋放在了茶几上,然后便整个人倒进了沙发里,哭了起来。

  一边哭还一边说道:“小时候,我跟表妹关系可好了,我们经常一起玩耍,前些日子我们还说好,等我结婚时,她给我当伴娘呢,没想到她却……”

  “李薇,逝者已矣,还是别太难过了。来,咱们喝酒!”我将珍藏的一瓶好酒拿了出来,一人倒了一杯,足足三两。

  李薇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,她端起酒杯二话不说,便一仰头灌进了嘴里。

  可能是喝的太急了,她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,咳着咳着又开始哭。

  我只好不停地安慰她,一直说到了口干舌燥,她却是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 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,然后将她抱进了我的卧室去睡,而我则只能在沙发上对付一宿了。

  在酒精的刺激下,我也很快就进入了梦想。

  其间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,我梦见那个死者小伙在不停的管我要媳妇,说我既然收了他父母的钱,就得给他找个好看的媳妇,要是找不到,他就要我的命。

  我就跟他解释,这种事情得看缘分,然而他却不听,直接张牙舞爪的要杀我。

  他的眼眶向外渗血,一张嘴一条长长的血红舌头,就朝我卷来,我当即嗷的一嗓子,吓得转身就跑。

  我在前面跑,他在后面鬼叫着追我,一直跑了好久好久,我累得就要吐血了,他却猛然追上了我,我顿时惊骇的挣扎,就在这时我惊醒过来。

  看了看外边,已经是天光大亮了,而我身上出了一身的冷汗,将睡衣都浸湿了,凉凉的黏黏的,好不难受。

  我正打算去洗澡间洗洗,卧室的门却在这时打开了,李薇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走了出来。

  看到我之后,她忽然惊讶了一下:“陈元,你怎么在我家里?”

  我被问得一愣,甚至转身去看了看我的办公区,这才走回来无语的道:“大姐,这是我家好么?”

  “你家?我怎么到你家来了?我记得我在自己家睡觉呢啊。”李薇惊诧莫名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嘀咕道。

  我没好气的道:“昨晚给你发微信,你说想喝酒了,我就让你买两个菜到我这里来喝,可谁成想,你直接一口干了三两白,然后就又哭又闹的,我劝你到半夜,差点没困死我。”

  “啊?不会吧?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。”李薇使劲的挠着脑袋,看她痛苦的样子,的确是什么都记不得了。

  我也喝醉过,可是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,而她此时的表现,又不像是装的。

  我顿时担心起来,伸手在她额头摸了摸,道:“也没发烧啊,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?”

  李薇郁闷的点点头,然后问我:“我昨晚都跟你说啥了?没做什么丢人的事吧?”

  “你在我面前还少丢人了?”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但是想到昨晚她对我说的话,不禁又疑惑的看着她,问道:“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?”

  “我骗你干什么?”李薇气急败坏的回到卧室,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。

  打开微信看了看,然后就狐疑的看向了我。

  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我顿时有些莫名。

  李薇将手机递给我,我在微信里看了看,竟然没有我们之前的联系记录。

 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李薇迷迷糊糊把我们通话记录删除了,可是李薇接下来说道:“我昨晚睡着后,就一直没有动手机,如果我们昨晚联系过,不可能没有记录。”

  “这么说,你是在怀疑我骗你了?”我表情有些阴郁,而后愤然的走回前面,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,递给李薇,道:“咱们昨晚的确联系过,你上面没有,我这里有,你自己看。”

  李薇接过我的手机,打开了微信,可是紧接着,她又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我。

  我当即心中一跳,赶紧拿过我自己的手机一看,立即呆住了。

  我的微信里,竟然也没有我们昨天晚上的联系记录,最后一条还是上周末一起喝酒时联系的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?是我有问题,还是你有问题?”我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起来。

  我跟李薇认识好几年了,她是我的第一批客户,后来一步步发展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可以说我们都是彼此信任的。

  而此时发生的这种异常,让我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  李薇也看出来,此时的我并不像是在跟她开玩笑,便拉着我紧张的问道:“陈元,你仔细想想,我昨晚是怎么到你这来的?我都说了什么?”

  我回到沙发旁坐下,摸出一根烟来点燃,深深吸了几口,这才看着桌子上的狼藉,说道:“昨天我想找人聊天,然后跟你联系,你当即回复我说想喝酒了,我就说到我这边来喝吧,我这有酒,你带两个菜过来就行。等了没多久,你就来了,一进门就哽咽着说,你表妹出车祸去世了,她才21岁,还跟我说你们两个从小一起玩耍的,她还要在你结婚时给你当伴娘……”

  “陈元,你胡说什么,我表妹活得好好的,昨天晚上我们还通过电话呢,不信你看我们的通话记录。而且关于我表妹的事情,我记得以前也跟你说过。”李薇顿时有些生气的瞪了我一眼。

  我一阵讶然,却是不敢去接她的手机,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问题?

  李薇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我知道她肯定以为是我疯了。

  可是我又没法解释,目前发生的一切,我都解释不了。

  “叮铃铃!”就在这时,眼前的手机忽然发出一阵铃音,将我又吓了一跳。

  而李薇看了看来电,便颇有深意的对我说:“我表妹的电话……”
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68nw.com//jx/618.html

文章标题:灵异故事:婚介

热门文章